新闻分类
到了2012年末
2020-02-16 18:1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吴灿霞一家住在农村,虽然不富裕,但原本美满幸福。“爱人也曾经是个好丈夫、好爸爸,对我和女儿十分疼爱。我在商场当营业员,爱人没有正式工作,只能靠摆地摊,但我很知足。”

“我的工作需要倒班,时间不固定,身边又没有老人看孩子。而他一有空就去‘教会’,家里事不闻不问。”吴灿霞发现,丈夫越来越痴迷,地摊也不摆了,每天起早贪黑地去“教会”。后来她一劝,丈夫就冲她又喊又叫,“我去‘教会’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吴灿霞愈发肯定丈夫信的是邪教,“他总是说家是绊脚石,还说咱们一家都上天堂,天堂什么都有。”再后来,丈夫从外边回来,只要不高兴就打她。吴灿霞说,真怕他有一天产生幻觉把她娘俩杀死。

女儿当时才十多岁,还在上小学。她就偷偷问女儿,爸爸和她讲了什么,女儿说,爸爸告诉她世界末日就要到了,到那时人都得死,要想不死就得信教。当时孩子被吓坏了,经常半夜惊醒。

“我觉得全能神已经成了我们家的‘二奶’。”实在忍无可忍,2013年6月,吴灿霞提出了离婚。离婚后,孩子有时候想爸爸,就给他打电话,但每次他都说正在“教会”没时间回来。吴灿霞说,“我虽然恨他,但毕竟夫妻一场,2014年9月,我向政府求助,希望政府能够给他做做思想工作,让他重新回归正常人的生活,拯救我已经破碎的家。没想到,当去找他的时候,才得知他为了‘传福音’,已经离家出走几个月了,我向公安机关报了案,可惜,至今也没找到他。”

“人毁了,家也毁了……平心而论,他本性不坏,曾经对我很好。”吴灿霞说,“我恨他不辨黑白,误入歧途,但心里却还爱着他,我留恋那个曾经不富足但充满欢笑的家,更祈盼他能离开全能神,回到这个家……”(记者 齐尚科)

吴灿霞能够做的只有赶紧把钱都藏起来。“他找不到钱,就开始打我,有几次差点把我掐死。还有一次把我的左耳朵打得半个月听不到声音。”

这一切从2006年开始变了样。起初,丈夫告诉她,说他信教了。渐渐地,黄庆伟投入到信教上的精力越来越多。

家庭的担子全落在吴灿霞身上,而更让她震惊的是,丈夫一回家就跟孩子说悄悄话,还不让她听。

吴灿霞就悄悄跟踪丈夫,发现他跑到一个朋友家里,“我躲在门口听了好长时间,里面原来有人在讲课,讲的什么‘驱魔、升天’的东西。”一再逼问,丈夫终于承认加入了全能神,让她不用管。

“我叫吴灿霞,我的爱人叫黄庆伟。自从他接触了全能神,心里就没有这个家了,全能神已经成了我家的‘二奶’。”作为全能神邪教的受害者,吴灿霞日前接受记者采访,讲述了她的家庭被全能神毒害的历程。

2010年前后,吴灿霞发现家里的钱越来越少了。她就问钱都哪去了,丈夫说是拿到“教会”去了。到了2012年末,丈夫每天回家就嚷着“世界末日”到了,钱留着也没有用,只有快点捐出来,才能避免一死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6592s.cn山东省安丘市诹灾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6592s.cn版权所有